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D.S的个人主页

生命如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d.s

风雨、尘埃、阳光、悲欢与苦涩,只要您愿意去品,都是一种美丽!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,很难定义正确与否,重要的是要让自己活得真实、自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可以家贫,不可心穷  

2015-10-23 11:32:03|  分类: 【情感地带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01)

朋友问我:楚霸王项羽,那么神勇无敌,威风凛凛,怎么会失败呢?

我说:有个细节,就知道他失败的原因。

项羽作战勇猛,许多人心甘情愿跟随他。但跟随他的人,无论立了多么大的战功,也得不到封赏。实在没办法了,不得不封赏的情况下,项羽就会把要封赐的大印,恋恋不舍的拿在手上,不停的摸呀摸。

曾在项羽手下打过工的韩信,指控说,项羽这个人,心眼比蚂蚁脚趾头还要小,那大印的梭角都被他抚摸到圆滑了,他也舍不得给出去。他内心就盼着手下人吃几个败仗,立不了战功,那么这所有的大印,就可以全归他一个人了。

项羽的内心,不情愿任何人,从他这里得到好处,哪怕对方是多么的能干,立下多么大的战功。看到别人得到好处,那简直比睡了虞姬还让他痛苦。

他希望所有人都混得惨惨的,就他一个人舒坦。

这种心态,叫心穷!

心穷之人,是无法获得人生快乐的,更找不到不失败的理由。

历史之上,心穷之人不止项羽一个。而且这类人,现在也未绝迹。我以前就有个熟识者,大概可以归到这种类型。

(02)

我还在机关做公务员时,认识了个乳品厂厂长,很年轻,很有为,当时也不过是30岁出头,正值志得意满之时。

他上任前,是下了军令状的,要在三年之内,把乳品厂搞上去。正式就任后,就把我们一班朋友请了过去,商量如何迅速做大做强。

他这个厂子,是生产雪雪糕的。我们对这个行业很隔膜,完全看不懂。但知道当地有家同类企业,每天都有新品种推出,已经做到风生水起了。

于是我们就问他:人家那家企业,怎么会每天都有新品种推出呢?

他回答说:咱们比不了人家,人家会搞。他们厂子里,有个挺大的实验车间,全厂所有的工人,都可以拿着原料,去实验车间捣估,只要感觉不错,就可以上报,铸模具进工艺流程,当天就能生产销售。卖不好就算了,卖得好,工人有提成的。有的工人搞出来的产品好,一个月的提成就有七、八万。

当时我就兴奋了,说:这个办法好啊,创新咱不懂,山寨还不会吗?咱们也弄个实验车间,让你厂子里的工人们玩呗。弄出好产品来,厂子活了,工人也有钱拿,一举两得呀。

听了我的话,他的脸扭向窗外,不再看我们。至今我记得阳光洒在他的脸上,清晰看到他脸上肌肉扭曲着,说了句:把钱给他们?想得美!

我说:给他们有什么不好?只要他们能搞出好卖的新产品来,不也是替你解决经营问题吗。

他说:别说这个了,想想别的法子,别的法子。

我们不明白他为什么不喜欢这个法子,这个法子有什么不好?

最后是不欢而散。

(03)

后来他还是抄袭了这个法子,第一个月效果很明显,许多新品一上市,就被人疯抢。但第二个月,他的产品就在市场上消失了。

后来才知道,他是建立了个小小的实验车间,但并不承诺工人可以提成。所以第一个月工人们把新品种推出来后,却一毛钱也拿不到。没提成就算了,可是工人实验时的材料,他还要另行收费的。这下子工人们气了,就故意弄坏模具,弄丢配方,以至于第二个月连老产品都生产不出来了。

工人们此举,意在逼宫,想迫使他取消材料收费,允许工人从销售盈利中提成。但是他寸步不让。想从我手里拿到钱?休想!最后,他的军令状没法完成,工厂基本上处于停产,厂子里冷冷清清,他自己则每天坐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喝茶。悲情满腹的冲着墙大骂,骂世道不公,骂人心险恶,总之是想起什么来,就骂什么。

此后大约有十年,他下海去深圳,我们再一次见面。

(04)

一别十年,他已经很沧桑了,满面于思,支离憔悴的样子。

坐下来后,他拿起摆放在桌上的印有酒楼标志的卫生筷袋,说出了第一句话:这东西,是要钱的!

当然要钱,我说:咱又不是酒楼老板的爹,人家凭什么免费侍候你,你说是吧?

他不理我,拿起筷袋在桌子上敲,忿忿的说:这里,光是收这些筷子的钱,就够服务员们一个月工资的了。

我说:这说明,酒楼老板是个有脑子的人。

他仍然不理我,高喊一声:服务员!

服务员过来,就听他气吼吼的说:把这些收费的筷子,全撤下去,给我们上一次性筷子!一次性筷子你们有吧?别告诉我你们没有!

筷子撤下去了,他替我们俩各省了1元钱。可是他仍然是余怒未消,以悲愤的语气,对我说:知道不?这家酒楼老板,他不光开酒楼,还办烹饪学校,学生就派来酒楼来当服务生实习,那钱赚老了。

他满腔悲愤,不停的控诉酒楼老板。又以挑衅性的口吻叫服务生过来,吩咐道:给我切一碟蒜片,一碟葱丝,一碟姜片,一碟辣椒酱,一碟剁辣椒……他语速极快,一口气吩咐了九种以上的调味品,把服务生听到,彻底晕菜。

让他这么一闹,这顿饭就没法儿吃了。

(05)

感觉这位朋友不对劲,我就有意识的和他隔开点距离,以后他再约我,总是推说有事。此后断断续续,从朋友中听说他一些杂事,无非不过是和别人发生冲突,去酒楼吃饭,跟服务生吵架,去浴池洗澡,光身子跟搓澡工打架,被打伤住院,就跟人没完没了控诉护士如何冷漠对待他……

他自己也知道这些事,解释说:这要怪他的个性太刚强了,眼里揉不得沙子,看不惯别人的出格行为……

但我想,他不是眼里揉不得沙子:

他才是那粒沙子!

不管他出现在谁眼里,都让人极度不舒服那一种。

他简直是楚霸王项羽的孪生兄弟,虽然时空上相隔千年,但其心理思维,同出一辙。

项羽力能拨山,但就是见不得别人好。被别人的成就刺激到抓狂,就拖累了他的智商,纵然是威霸天下,却只能无奈别姬。

而我的那个朋友,让工人试制新品一起赚钱,多好的事儿?可他就是容忍不了工人拿钱,宁可把企业拖死,把自己拖残,也不肯满足工人。到酒楼吃顿饭,就因为酒楼赚了他一块的筷子钱,他就受不了了,竟然把自己气到全身哆嗦。你说这是何苦?

都是心穷之人。

家穷,就会家徒四壁空无一物。

心穷,心里就是一片空茫茫毫无着落。仿佛置身于荒野,有种急切的焦惶感,类似于被迫害狂的状态。他的眼睛紧张的盯视着前面,任何人出现在他眼前,都会让他忍不住冲过去搏斗上一番。

心穷之人,固执的想把对方拖在既有状态下,甚至不惜搭上自己的人生。

说到底,就是内心太虚弱。

(06)

心穷之人,不分职业。我就见过这种类型的老板,跟楚霸王项羽一个毛病,对自家企业经营丝毫不上心思,一门心思的与员工斗智斗勇,斗到最后当然是他赢,只不过企业越来越差劲,闹得个门庭冷落,众叛亲离,他却在月白风清时自怨自艾,感叹人才难得,知音不遇。

心穷之人,不分年龄。我还见过个心穷的年轻孩子,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,面试已经通过,人力资源部通知他上岗了。可是他对我说:我感觉,你们这些人太现实了。

怎么了?我不明所以。

他说:你们这里女工那么多,无非是缺干活的男工罢了。叫我来,我感觉你们明显不怀好意。

这是怎么说话呢?我很郁闷:这么多人辛辛苦苦凑一家企业,就为了对你不怀好意?你很值钱吗?再者说这里如果不需要你的话,凭什么让你来呢?你总得拿出点什么东西,跟企业交换吧?

他老气横秋的叹息:唉,我现在对你们来说,还有利用价值。可等我病了,老了呢?你们还会要我吗?

叹息声中,这个孩子迈着苍老的步伐,一步步的离开了。

此后我再也没见到这孩子,但见到过许多和他一样充满了忧伤的职场男女。

他们的心太穷了,没有任何东西能拿出来,与这世界相交换。

(07)

是否有一种思维模式,让人陷于困馁之中?这个不能确证。但如果一个人,内心过于虚弱,就会处陷于心穷的状态之中。

心穷之人,生活在自己的想像中,想像中整个世界都是属于他一个人的。他们无法容忍别人获得任何一点,哪怕一点点,都足以把他们的心压碎。他们巴不得所有的人,都生活在困顿之中,任何人的努力所成,都会对他们造成刺激形成伤害。

心穷之人,是不可以接近的。一旦接近他,就会被他将你纳入到他的盘子里,放置在一个极极端的位置,如果你不在这个位置,就已经伤害了他。如那些曾在项羽手下混过的人,就是被项羽的这个心态挤兑,最后只能是一走了之。

心穷之人,思维是闭锁的,世界观是固化的。他认为自己没有呆在应该呆的较高位置,因而是牢骚满腹怒气冲冲。这类人是合作的毒药,他总会找到奇怪的理由,把好端端的局面弄砸。这类人也是交际场上的毒药,总是能给你弄出鸡飞狗跳的狗血怪事来。

但越是心穷之心,就越是反思能力匮乏。他们拒绝反思,生恐对失败的穷诘会触到他那隐密而固化的思维——事实上,这类人所做的一切,都是力图让这世界向他的想像靠拢,但这世界太任性不听话,所以他们就生出无端的屈辱之心。

一个人,一旦生出量较之心,就会堕入心穷状态。这时候人的智力就会下降,思维无法打开,始终囿于一个狭小而悲愤的领域。纵然是坐拥无限江山,但最终也会收获个惨淡别姬,乌江夜遁。

可以家贫,不可心穷。家寒之人,只要有志气,敢拼打,就会一步步的走出人生困境。而心穷之人,被困在自己狭小的心眼里,除非他们能够破局而出,否则,就只有耐心的等待,等待他们从自我缚束的蚕壳中,挣脱出来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